您现在的位置濮阳县新闻网>>暴徒相关文章

暴徒更丧心病狂向大围田心警署连掷三枚汽油弹

向吐露港公路掟石毀三車約一小時後接近午夜,暴徒再次施襲,在大埔太和路及南運路一帶向馬路投擲汽油彈,其中一枚擊中一輛警車,幸無人受傷。

2020年02月11日

暴徒连续两晚于美孚一带违法堵路及破坏设施

黑衣人在美孚新邨對開放雜物堵路。 視頻截圖

2020年02月03日

天水围警署及葵涌警署昨分别遭暴徒投掷多枚汽油弹

昨凌晨五時許,天耀路11號天水圍警署停車場,突然遭人投擲多枚汽油彈,迅即火光熊熊,警署內警員聞訊後走出了解時,火勢已經自行熄滅,涉事暴徒已經逃去無蹤,地上有被燒過退跡及有玻璃碎片,馬上通知上級及消防員到場,案件列作縱火。

2020年01月30日

参加暴力活动的暴徒学生突然想起「学习」了

數以千計學生被捕在修例風波期間被捕,諷刺的是,這些暴徒學生在該上課的時候參加罷課和暴力行動,被捕入獄後,他們卻想起「學習」了……

2020年01月19日

并且怀疑有暴徒将有关化学品用以制作汽油弹、燃烧弹

昨晨10時34分,有水務署職員巡經城門水塘主壩近9號燒烤場,發現路面被火燒黑,玻璃樽碎片散落一地,另有一個被燒過的鐵罐,懷疑曾有人在上址投擲汽油彈,遂將事件通知上級及報警,警員接報到場,將現場一帶封鎖。

2020年01月15日

戴启思言论或会向暴徒及社会发放错误信息

本身是律師的全國政協委員簡松年認為,戴啟思對暴徒行為處處包容及維護,或會對暴徒發放錯誤訊息,讓他們誤以為自己的行為會得到合理化及美化,最終更變本加厲,屆時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。他又指,暴徒暴力行為確實破壞社會安寧,大律師公會理應對暴力違法行為劃清界線,而非處處包庇,以免向社會發出錯誤信息。

2020年01月14日

去年国庆日在屯门被暴徒以镪水所伤的防暴警「钢铁侠」

去年國慶日在屯門被暴徒以鏹水所傷的防暴警「鋼鐵俠」,經過103日治療過程,終於康復,他日前於Facebook專頁表示,將正式回到警隊繼續作戰。

2020年01月13日

遭暴徒投掷汽油弹及石油气罐的「四川辣妹子」

暴徒「逆我者亡」,又襲擊撐警食肆。深水埗一間四川菜館,撐警店東被多次滋擾,繼早前被暴徒「老屈」窩藏斬人罪犯,並揚言要杯葛該店,上月尾再遭暴徒到來大肆搗亂。暴徒惡行更變本加厲,昨凌晨兩名黑衣口罩暴徒竟然向店內投擲汽油彈及石油氣罐,幸火勢迅速熄滅。警方正追緝兩名暴徒歸案,店東表示雖擔心自身及家人安全,但沒有動搖撐警立場。/大公報記者 黃慶輝(文)、突發組(圖)

2020年01月08日

昨日带着50个黑衣暴徒在游行队伍中公然挥动「港独」旗

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、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、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,這三個「亂港四人幫」成員結伴同行。

2020年01月02日

暴徒从中午开始到各区多个商场游走叫口号

到了晚上,朗豪坊再有暴徒聚集,搗亂美心集團旗下咖啡店及餐廳。有暴徒推倒星巴克內的櫃枱,貨品散落一地,咖啡杯被打爛。還有暴徒到太興集團旗下茶木餐廳,有便衣警察在餐廳外制服一人,防暴警察之後亦趕到,驅趕集結的人。

2019年12月27日

「佢哋(暴徒)同我以前认识嘅香港人好唔同

逾30小時不眠不休執勤警員需長時間執勤,變成警隊在這半年來的日常。Alex也不例外,他曾經30多個小時「不眠不休」執勤,回家休息五個多小時後又再上班,「我哋正常執勤係10至12個鐘,但近半年,經常30幾個鐘不停工作,真係好辛苦,基本上企喺度都瞓得着,但唔瞓得,只有用意志迫自己撐住。」Alex多數被編派到黃大仙警署一帶戒備,隨時奉命出動處理附近各區的衝突。

2019年12月26日

防暴警到场使用胡椒喷雾及警棍制服暴徒

記者冼國強報道:繼平安夜在各區發動暴亂,亂港暴徒於聖誕節繼續搞事,在多個商舖阻撓商戶營業和市民、遊客消費。有商場被迫提早關門。

2019年12月26日

旺角滙丰银行在昨日也遭暴徒打砸放火

一名男子途经旺角砵兰街时,暴徒不由分说,上前指骂其为“死黑警”。多名暴徒蜂拥而上动用私刑,将其殴打至头破血流。

2019年12月25日

这是最「文明」的暴乱和最有「质素」的暴徒

從金行閉路電視鏡頭可見,行劫的六名匪徒,一律身穿「暴徒裝」,黑衣黑褲黑布蒙面。當然,黑色衣物是匪徒慣用的衣着打扮,不能說身穿黑衣者就是暴徒,也不能一口咬定打劫金行就是暴徒所為;但是,從現場鏡頭所見,六名劫匪的打扮特別是用槌仔撲爛玻璃飾櫃,然後迅速逃走的舉動,確實「似曾相識」,與數月來暴徒砸毀港鐵車站設施及商場店舖玻璃的手法極為相似。

2019年12月24日

上海街一间金行被六名黑衣「暴徒装」匪徒分持牛肉刀和铁槌闯入

昨日中午12時10分,六名身穿黑衣、戴帽及口罩的「暴徒裝」匪徒,分持牛肉刀和鐵槌,闖入上海街353號地下利興金行,用刀指嚇職員:「打劫,唔好郁!」繼而用鐵槌撲爛店內櫥窗及飾櫃玻璃,將一批金飾放入帶來的多個袋內。六匪得手後奪門逃出上海街,往窩打老道方向逃去無蹤,店員驚魂甫定後報警求助,警方接報到場,封鎖金行調查,金行地上金飾散落一地,並遺下一個鐵槌。

2019年12月24日